迅魚

总之就是个画百合和各种美少女的……日常跳坑
微博链接https://weibo.com/u/5428975824迅魚魚魚魚

Chess【0】

百合苑妈妈桑:

CP:威尔士亲王×欧根亲王


敌对阵营设定,渣文笔慎入


 


  门在门把被凶猛地摁下后发出了一声隐忍的呻吟之后敞开,头发在热风的狂轰乱炸下变得乱蓬蓬的,欧根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换洗下来的衣服直接被佣人手脚麻利地收拾起来。她站在窗边看那些人忙进忙出的样子,拿起书桌上还温热的牛奶抿了一口。


  窗外还能看到远处在黑夜中散发微光的灯塔,铁血亲王能轻而易举地感受到翻涌着恶意的漆黑海面,咸腥气味在风的吹拂下晃动着。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令人厌倦,她舔舔嘴唇,背对着窗户。风从脊背深处撩拨出一种莫名的冷意,这在初夏的晚上可不多见,但是足以让欧根兴奋地微微喘气。亲王搓了搓手臂,食指轻轻敲打了下桌面,佣人们闻声便停下了手头的事,低垂着头在欧根面前站成一列。


  她只是噗嗤地笑了一声,慢悠悠地走到其中一个侍女面前掐住她的脸颊迫使她抬起头来,她的力气似乎太大了些,人类躲闪着的浅棕眸子里都有了水光。


  欧根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这种时候的隐忍和倔强,为什么要忍住不哭呢,反正等会儿都是要哭出来的。


  既然无法保持虚假恭敬的微笑,那么让眼泪流出来一切都会轻松很多,为什么就是不哭呢?


  她注视着侍女蒙起水雾的眼睛,瞳孔在人类的视线中收缩不定,欧根满意地在她脸上看见恐惧到僵硬的表情。


  松开手任由女人跌坐到地上,转身优雅地再度端起玻璃杯,欧根在书桌交叠双腿。


  “你们都下去吧。”指甲在杯壁划出声响,“记得好好检查一下这个小可爱的脸,我可不会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道。”


  回应欧根的只有慌乱的脚步声,这反应让她觉得有些无趣。从桌子上下来,她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把玩着发梢掀开了厚重的棉被。


  床上的男人赤身裸体地被五花大绑,塞着他自己内裤的嘴里还在发出沉闷的怒吼。


  “看到你还这么精神真是好了,亲爱的。”欧根跨坐于男人的腰间,仰起头喝下了大半杯的牛奶。


  房间里的灯光突然间昏暗下来,少女抹去沾满嘴唇的奶渍,橙红色在黑暗中散发出专属于食肉兽的气息。


  “告诉我,你给皇家的淑女们带去了什么?”


  玻璃杯中已经冷下来的牛奶尽数倾倒在男人脸上,尖锐指甲摩挲着他的胸口,艳红软肉舔弄着透明器皿的边缘。


  她俯下身子贴着满是劣质烟草味的雄性身体,在他耳边发出恋人一般的喃语。


  “不说也没关系,我们还有一个漫长的夜晚。”


  说着欧根从枕下抽出尖锐铁器刺进男人的肩膀,惨叫让她轻笑出声。


  风依旧在外面吹着,气旋击碎窗户变成锋利的刀刃拥抱她的身体,眼眶中逃出生天的殷红像是一床天鹅绒盖住视野,她捂住喉咙下意识想要尖叫出声,但男人失去生气的双眼仿佛是生刺荆棘般捅进口腔,带毒植物刺破粘膜,就连心脏也缩成了无法跳动的团块。


  仿佛是闻到了蛇毒的气味,欧根轻喘了口气,睁开眼睛品尝着沾满汗液的月光,昏黄夜灯温暖得像是被血液浸泡。


  空气里依旧是闻不习惯的香薰味道,皇家的装修风格显然不是很符合铁血亲王的审美。欧根稍稍动了下手臂,疼痛感令她有些反胃,唾液顺着喉头耸动流下食道,束缚在脖颈上的绷带总会阻碍她的吞咽。咸腥宛若铁锈的鲜血味在口腔里蔓延,许久没有得到润泽的唇被血渗染,欧根微微张开嘴呼吸,湿乎乎的空气在瞬间刺痛喉间的伤口。


  她的声音是嘶哑的,声带振动时产生的疼痛几乎能扩散到全身。亲王撑起身子,只有一件丝质吊带群遮盖的瘦弱脊背暴露在空气中,她挑开窗帘,天空蒙着层灰色面纱,寒冷被玻璃隔绝在外。


  独自一人时的感官来得格外敏锐,少女给自己倒了一杯已经凉透的茶水,听着门被推开的声音一饮而尽。


  “我希望你今天能够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女士。”威尔士将肩上的雪拍落之后合上了门,佩剑在灯光下闪耀出诡异的光泽。欧根微微眯起眸子打量几步之外的威尔士,她的发间还夹杂着雪水,就连肩章都显得冰冷。


  “你觉得我有可能会说吗?”


  “这对我们双方都好。”


  她抬手摁亮顶灯,伴着另一人的轻笑皱起眉头。


  欧根懒散地坐上木桌,一如还在铁血时那般搁起腿来,黑色裙摆随着白皙小腿的晃荡而摇曳起来,她拿起桌上的水壶把玩:“你早该知道答案的,威尔士。就算把我关在这个装满皇家气味的房子里,你依旧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金发亲王逼近了两步,“你并不安全。”


  “这我当然清楚。”欧根手腕挽了个花,壶嘴里流出的水浸染地毯,散发着一股让人暴躁的冷香,“前提是你真的能够杀死我。”


  “我可以。”仿佛只是一瞬间尖锐武器就架在了欧根的肩膀,剑刃亲昵地舔吻滚动着生命的皮肤,于耳边低语来自死亡的威胁,“铁血不可能护你一辈子。”


  欧根耸耸肩膀,用水壶轻巧抵开威尔士的攻击,伸手硬是扯住披风强迫威尔士低下身子凑近自己,“谁会知道呢,亲爱的威尔士。”


  芬里尔对着诸神露出毁灭一切的巨大獠牙,克雷普尼尔成为魔狼无法挣脱的可憎束缚,追逐着太阳的儿子嚎叫远去。它从喉咙中发出沉闷低笑,岩石几乎都要镶嵌进皮毛,冰冷的风吹拂过耳畔,带来从无底深海中传来的恶毒诅咒。


  少女直视燃烧烈火的红瞳,勾起唇角在对方脸颊上留下凶狠牙印,唾液连接着唇瓣,威尔士猛地甩开她。


  这场谈判终究不欢而散,和之前毫无差别。


  威尔士僵着手臂离开软禁铁血亲王的房间,表情却没有因为这而舒展开来。她反手锁上门,微弱阳光没有丝毫温暖,她走到落地窗前,玻璃中的自己对威尔士怒目而视。


  你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威尔士。你知道的。


  她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脸上的牙印让她攥紧了拳头。


  硝烟悄悄钻进鼻腔。


  希佩尔咳嗽着从床上坐起,摸摸还渗着血的腹部,她只能感受到湿润黏腻的液体攀附手掌。用手指去触碰掩埋在绷带下的伤口,眼泪立刻不受控制地挤出眼眶,上将屈起双腿,舔了舔流过嘴角的泪痕。


  被子内侧是一滩还未干涸的血液,一串猫脚印似的半点从中生长,隐入了皱褶和阴影。希佩尔朝毛巾吐了一口沾染血沫的自来水,拍拍身上的昏沉睡意,刚刚被强制带出身体的燥热感再度袭来,火炮在耳边回响不停。


上将咬紧了后槽牙,扭头把妹妹的照片放倒了胸口。


  “等着我,欧根。”



评论

热度(39)

  1. 迅魚百合苑妈妈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