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魚

总之就是个画百合和各种美少女的……日常跳坑
微博链接https://weibo.com/u/5428975824迅魚魚魚魚

[威欧/俾胡]  你的去向?我们的去向?(1)

请给粟色更多胡德:

                百合向   威尔士亲王x欧根亲王


                                         俾斯麦x胡德


               严重ooc,主威欧微俾胡,慎入


               渣文笔,渣剧情,不喜轻喷


             "哈,笨笨笨笨笨笨———笨蛋!威尔士又去参加什么劳什子的派对了吗?欧根你怎么不去,你心那么大的吗?!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欧根坐在独属于铁血的酒庄内,手指微曲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发梢,看着站在前台激动挥舞着手中铁棍的希佩尔,欧根拿过了桌上的酒杯。


             "噗……"


             "笨笨笨笨笨——笨蛋!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


             虽然嘴上极力否认,但微微耸动的双肩和脸上无法被酒杯完全遮掩的笑意还是被希佩尔收入了眼中,倒是没有像平时一样继续纠缠,希佩尔拿过一旁的空酒杯倒满了啤酒。


             "欧根,真不知道你除了喜欢喝酒,还有哪点像我们铁血船。"


             "我还喜欢吃肘子。"


             欧根不怕死的随口打趣到,但记忆中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这番异样使欧根不禁看向了希佩尔,不似平常那般高高在上的模样,希佩尔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手抓着棍子轻轻敲打桌檐,一手提起酒杯缓缓将有些苦涩的液体送往口中。


             "欧根,你和威尔士有想过,你们结婚后,应该是属于铁血,还是属于皇家吗?"       


             有些意外自己这位平时总爱教训自己的姐姐这回竟然这么的平心静气 ,而且讨论的还是自己的终身大事。


             "因为波斯猫酱和那位皇家海军的荣耀,我们铁血和皇家的关系可是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呢,哪里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


             随意地怂了怂肩,一口将杯中啤酒全数饮尽。
            
            "欧根你要知道,我,或者说是整个铁血,都不希望你成为皇家的人。"


             绿眸中涌动着些许不明的意味,欧根看了看自家姐姐又重新将酒杯倒满,微黄的液体浮着白沫,盈满又消抹。


            "要是我像波斯猫酱去皇家抢亲,会——死——的。"
                
            慵懒的眸子,捎上了些许迷茫。


           "威尔士在港口的风评每个人都心里都清楚,尤其在我们铁血,我,尤其是在我心里也不免会有些膈应,我没有保护好布吕歇尔,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妹妹,欧根,我不能把你交给威尔士这样的人………"


           你们认为的是错误的。


           烦躁的挠了挠银白色的发丝,欧根清楚的明白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她们的经历是那么相似,相似的失败,相似的无力,相似的孤独………


           "欧根,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不希望你又一次孤独的死去,我却无能为力。"


            希佩尔认真地样子使欧根不禁深吸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欧根起身离开了座椅。


           "姐………金发贫乳蹭得累,幸运舰这个讽刺的称呼,似乎也开始像点样子了呢。"


           调皮地向后摆了摆手,欧根便快步离开了酒庄。


           "笨笨笨笨——笨蛋,你才蹭得累!!!"


           无视身后的嚎叫,欧根继续向着前方走去但指尖却点上了唇角。


           "没有否认贫乳嘛……嘻嘻。"


       
ねぇ 私はあなたにただ、愛きれていたいだけ


呐 我只是想要爱着你 仅此而已


でも あなたを縛ることなんて


但是 将你束缚起来这种事


ねぇ 私はあなたのただ、ひとつになりたいだけ


呐 我只是想要成为你的唯一 仅此而已


でも あなたを蝕んでしまうのなら


但是 倘若这会侵蚀你的话


今日だって 明日だって 命の価値は変わりゆくだろう


无论今天 还是明天 生命的价值都在不断变化对吧


唇を重ねる度、この距離も変わっていくしだね


嘴唇相合的时候 这个距离也会改变的吧


           指挥室传来的乐声引起了欧根的注意,铁血向来与重樱的交往不浅,欧根自然也懂得些许日语,或者说港口的舰娘们为了平日能够正常交流也都掌握了每个阵营的用语。


              不想………束缚吗?


             一边思索着歌词的含义,欧根一边敲了敲指挥室的大门。


              "请进,欧根是你啊,先坐吧。"


             指挥官看清来人后,便强撑着疲惫招了招手让欧根先行坐下。


             "指挥官,听歌确实能够舒缓疲劳,但如果这么拼命,也是会——死——的——哦。"


             听着欧根调侃的话语,手中翻弄着文件,又看了面前堆积成山的各类报告,指挥官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直接趴在了办公桌上。


            "俾斯麦搞出那么大的事,还直接抢走了我的秘书舰,现在我不仅每天要亲自批改文件还要去皇家调和,我容易吗我?"


             指挥官的回答使欧根不禁笑出了声,缓步走到了指挥官身边。


             "这不是指挥官大人您默许的吗?而且不是还有企业酱吗?"


              "企业,企业她自身就深陷修罗场,不行不行。"


              看着瘫在办公桌上眼中散发着黯淡的光犹如咸鱼一般的指挥官,也开始认真在脑中搜寻着合适的新任秘书舰人选。


              "那……波特兰酱?"


             "波特兰……唉,算了算了,你今天怎么没跟威尔士在一起?吵架了?还是她又去参加派对了,她去参加派对你怎么不去啊?难道真的吵架了?"
              
            指挥官浑身像打了鸡血一般,突然间"腾"地起身,连续的发问让欧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完了完了,文件我不改了,走,我们去找威尔士。"


             看着指挥官挽起袖口直接向门外走去一副欲要讨债的模样,欧根急忙堵住了门口。


             "指挥官,你冷静点,我们没有吵架,感情倍儿棒!"


              "真的?"


               脸上布满了疑惑。


               "真的,我保证。"


              欧根犹如小鸡啄米地点着头,倒是没有了平时将人玩弄在手心的随意,指挥官看到欧根这幅真诚的模样也消除了心中了怀疑,重新走回了办公处。


              "欧根,我相信只要我真诚待人,别人也会对我真诚相待。"


                谁不是呢?


               欧根抖了抖肩,鲜红的眼眸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慵懒,走近指挥官将身体贴靠到了指挥官左侧,低俯着脑袋,诱惑地声音伴着热气传到指挥官耳中。


              "轻易相信一个人,也是会死的哦。"


               温热的气息使指挥官的皮肤泛上了红晕,指挥官猛然向后一跳,将双手直接掩住了红到耳根的脸颊。


                 "破,破廉耻!"


              慵懒的眼眸笑意盈盈,指挥官虽然平时也对舰娘照顾有加,但对于舰娘的逗弄却没有威尔士来的那般坦荡。


               因为挑逗感到羞耻还挺有趣的嘛。


            "如果威尔士也会有这样有趣的反应就好了………"


            "威尔士也是个温柔的人吧,毕竟能说出在欧根没露出真心的笑容前我还不能轻易死掉的人,想来也不会真是那么的随心所欲。"


            尤其加重了欧根二字,没有在意指挥官言语中调侃的意味,欧根很好的保持了自己往日的姿态,虽然心里也仿佛有块巨石激起千层浪花。


           "指挥官现在也是放得开了呢,需要我来帮忙批——改——文——件——吗?"


             意识到了不妙,指挥官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慌张,随即立马挤出了一丝笑容。


              "不,不用了,工作使我快乐。"


              双手抬到身前,极力摆弄着。


            "这样啊,那我先走了,指挥官注意休息,小——心——猝——死。"


           身后的送别声随着逐渐走远,也慢慢减弱下来,最后无迹可寻,欧根看着已经蒙上了夜色薄纱的天空也向着坐落在港口边缘处的一座房屋走去。


            "我回来了。"


           习惯性的打开灯,习惯性的打着招呼。


           屋内安静的出奇,欧根眉头不经意地一皱,脸上的异样一闪而过,便直接走向了房间。


            "休息休息,累了一天了。"


             我在期待什么呢?


            面朝软床扑在了床上,在即将合上双眼时欧根却听到了细琐的声音,随后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欧根,我们以后该去哪呢?皇家?铁血?白鹰?"


              睁开双眼,熟悉金色短发熟悉的血色眼瞳。


              "有你就好,我不希望在你在被噩梦惊醒时,没有人陪伴,我也不想再一次体会那种孤独。"


               欧根知道威尔士并不想对铁血的人出手,因为铁血虽然难以编制但铁血所有人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正因如此,铁血的所有舰娘都是欧根相依为伴的家人。


                "我们私奔吧。"


             明明是一个那么荒唐的提议,但爱人眼中的坚毅却又是那么令人安心,白鹰虽然是个很好的庇护所,但,欧根不愿。


                   "好。"


————————————————————————————————————————————————————————复健,俾胡下一章出现。
                             
在威欧群里开的脑洞,顺便宣群


欢迎加入威欧同好会,群号码:186547529


欢迎加入俾胡催婚团,群号码:273465295
              
文中出现的歌曲《私はあなたに》
           
我用深爱着俾胡.jpg

评论

热度(42)

  1. 迅魚杨超越厨_粟色 转载了此文字